让姐姐蒋秀丽帮忙照顾

2017-06-09 09:28:40 默尼化工科技(上海)有限公司 3
默尼化工科技(上海)有限公司,专注于熔盐产、销、研,欢迎访问www.ilschem.cn了解更多...

(原标题:这个故事太揪心!寻子8年终于团聚,儿子却怪他令养父被捕)

坐在出租屋内的床边,龙龙用帘子遮住脸啜泣着,拒绝与生父蒋前进行沟通。

“你是老大,我怕你啦。”不忿地对着孩子喊了一句,蒋前走出了房间。

时光回溯至2009年12月,广州黄埔区的一条村里,外来工蒋前的妻子秦虹跟孩子龙龙突然消失了。蒋前开始了漫长的寻亲之路。数年后,秦虹从收拐方一家逃离。在黄埔警方和广西警方的努力下,蒋前迎回了孩子龙龙。人贩子邓蓝落网了,收买方邓示也被逮捕了。

第二天清晨,南都记者见在蒋秀丽租住的出租屋里,见到了眉清目秀的龙龙,他皱着眉头,正坐在双人床的下铺啜泣。蒋秀丽客气一笑,说孩子昨晚就料到蒋前回来,情绪有些波动,早上发现爸爸在眼前,十分抗拒。

592ea4c3dbb54.jpg

寻子8年 走南闯北

时钟回拨至2009年12月的一天,秦虹和龙龙突然在黄埔文冲一带失踪,与此同时,与秦虹交往密切的老乡邓蓝也骤然间找不到人了。蒋前断定是邓蓝将老婆孩子拐走了。之后数年,蒋前走南闯北寻人,却始终没有收获。

ND20170516422717.jpg

蒋强八年寻找儿子的过程写满了几本笔记。

2013年,蒋前突然接到了秦虹的电话,原来她已经跑回广州的娘家。秦虹告诉蒋前,当年确实被邓蓝唆使拐骗,带着龙龙一起回到广西老家,随后和龙龙被拐卖,买家为邓示。蒋前夫妻随后向黄埔警方报案。办案民警赶赴广西灵山,可惜找不到龙龙。

2015年8月,蒋前夫妇在黄埔撞见邓蓝。邓蓝落网了。2016年3月,邓蓝被黄埔区人民法院以拐卖妇女、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。

2016年10 月,警方通过技术手段在武汉市将邓示获归案。经过审查,邓示承认了收拐秦虹和龙龙的作案经过。他在2009 年经老乡邓蓝介绍,花 3000 元卖下秦虹及龙龙,随后与对方一起生活,并将小孩改名为冬冬收养,藏匿起来。

广西警方立即采集了东东的 DNA 样本,经鉴定,确定为蒋前、秦虹所生的儿子龙龙。

孩子抵触亲生父母  

2016年11月8日,通过广西灵山警方的协调,专案组与灵山警方来到学校,将孩子解救出来,带到了灵山公安局。

在公安局守候已久的蒋前和秦虹,见到孩子马上哽咽,蒋前更是准备了孩子幼时爱吃的糖食。哪知孩子听完民警的介绍,看见“抛弃”自己离去的母亲,以及突然间冒出来的生父,一个劲儿哭泣,任谁劝说,都抱着沙发的扶手不肯接近双亲。

对着生母,龙龙嘶吼,“你不是我妈!”

对着生父,龙龙完全不理会,直接扔掉他带来的礼物。

将近8年了,这是蒋家三口首度团聚,父母还是那对父母,孩子却从2岁幼儿长成了9岁的小学生。

蒋前至今没意识到,这是他们父子间矛盾的起点。他将这一天视为多年辛苦终结的喜庆日,可他不知道,这一天对于龙龙可能是一个灾难日,龙龙心目中的“爸爸”被抓了,猛地冒出来一个生父。

相认不久,孩子又成了留守儿童

至今,龙龙没称呼蒋前为爸爸,他心里的“爸爸”还是邓示。

2017年1月,蒋前带着龙龙回到了贵州老家,让姐姐蒋秀丽帮忙照顾。这是蒋前关心孩子的方式,不再让他颠沛流离,不再让他有大城市走失的危险,唯独缺失的,是聆听孩子的意愿和感受。

事情定下,蒋前独自回到了广州。

ND20170516422726.jpg

2017年5月初,南都记者与蒋前回贵州探望龙龙。

到达小城已是凌晨,孩子已经睡下,蒋前决定隔日清晨送龙龙上学。

近8年的岁月里,蒋前耗尽积蓄,以为换回完美的结局,却发现自己和亲生儿子间的心理鸿沟越来越大。带着南宁口音的孩子不仅不习惯贵州的饮食,更不适应贵州的生活,更令人揪心的是,他怪生父蒋前让养父被捕。

“孩子不听话,不肯起床,被我往屁股上打了两巴掌。”蒋前说。

经过一翻沟通,蒋前听从建议下楼等待。临走前,他折返回房间,似泄愤般对着儿子竖了个大拇指,“你是老大,我怕你啦!”蒋秀丽不满地数落了弟弟一句。

ND20170515422713.jpg

上学时间,龙龙不愿见父亲也不愿上学,躲在床后面的布帘不肯出来。

7点半龙龙终于出现了,绷着脸走在上学路上,蒋秀丽背着书包,跟在后头。蒋前赶紧靠了过去,龙龙撒腿就跑。

ND20170515422724.jpg

尽管龙龙很信任姑妈,但每天上学的路上他都会跟姑妈保持距离,绝对不会跟姑妈手牵手。

ND20170515422723.JPG

上学路上,龙龙见到父亲跟着他,马上转进巷子里躲避。

ND20170515422714.JPG

不想见父亲,龙龙特意躲在车后面。

ND20170515422716.JPG

龙龙躲在车后面不肯出来。姑妈只能给班主任打电话说明情况。

回到老家 却似异乡

“孩子嘛,要就着他的本性来教育,有错就让他改”,蒋秀丽从未对龙龙动过手,蒋前一回来就扇巴掌,让性格温和体贴孩子的她也有些恼火。

蒋秀丽介绍,孩子目前最大的生活障碍,一是语言,二是生活习惯。龙龙带着浓重的南宁口音,与人交流有障碍;贵州当地爱吃辣,不符合与龙龙的口味。

至于教育,10岁的孩子还在读二年级,且成绩不理想,蒋前坚决认为受害于邓示家庭氛围,“他弟弟是吸白粉的,曾经把孩子带上山为他放风,指使孩子下山买日用品,买针筒,这怎么学得好?”这方面情况,南都记者向黄埔警方求证,得知邓示的弟弟确有吸毒史,并被强制戒毒。

“他不聊自己,除非很开心”,偶尔回溯往事,龙龙仍念叨着邓示家人的关心,如邓示的舅舅会给他零花钱,鼓励孩子读书。可谈及亲生父母,口吻就切换至另一个极端——他恨蒋前,因为蒋前没看管好他;恨秦虹,因为她离开家庭还把他带上。

ND20170516422721.jpg

蒋前想给龙龙改名,但龙龙把字典上的名字涂抹了。

被误读的爸爸

蒋秀丽带着记者与龙龙班主任王老师见面,这是蒋前第一次来学校,对于孩子上学的情况,此前他毫无了解。

ND20170516422715.jpg

一进房门,看见了蒋前,龙龙又是一头扎进了被窝,只留了一对穿着球鞋的小脚在外面,任凭你如何地劝说,始终不愿揭开被子,反而在被窝了哭了起来。直到蒋前离去,龙龙的情绪才渐渐平复。

王老师说孩子的心理更亟待关注。龙龙和同学可以嬉笑打闹,却甚少与人沟通流。王老师经常在课后辅导他功课时,和他聊聊心事。邓示至今仍是龙龙心目中认可的“爸爸”。龙龙向王老师透露,自己长大后挣钱了就要回到南宁养育“爸爸”。对于蒋前这位生父,龙龙直言不喜欢他,不愿与他一起生活。龙龙还曾说,正是蒋前的出现,害自己的“爸爸”被捕。蒋前拆散了他的家庭。

王老师建议,无论出于感情培养或是教育,蒋前都需要留在孩子的身边,其次,龙龙需要一个心理辅导师。

对于这些建议,蒋前频频点头,“我是带他看过的,我还是回来陪他好”。

“赶快回去挣钱”

夜幕渐黑,龙龙提着一个手拖的新书包,踱着小步走上了楼,身后跟着的,正是背着旧书包的蒋秀丽。

回黔探亲 父子陌路

龙龙拉着姑妈买的新书包上学,但还是不跟姑妈一起走路。

龙龙在学校操场做课间操,由于他这学期刚来上学,所以没有买到校服。

ND20170516422720.jpg

蒋强离开房间,龙龙马上表现得自然了许多,虽然裹在被子里,但还会把双脚不停在墙壁上来回动。

第三天的早晨,依旧是类似的情形,蒋前远远地跟着龙龙上学,孩子发现后,又是一阵泪眼婆娑。王老师说,龙龙甚至觉得老师也站到了爸爸的一方,开始有了抵触情绪。

ND20170516422727.jpg

责任编辑:张文泽_NN7378

默尼化工科技(上海)有限公司,提供熔盐量产、特殊定制,欢迎访问www.ilschem.cn了解更多...

默尼化工科技(上海)有限公司

致力于离子液体(ILs)研发生产、应用推广和全球销售,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生产技术,产品质量和一致性因此得到保障,Tel:021-38228895